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高瓴连投6轮,阿里重金加持:怪兽如何穿越共享充电宝死亡丛林?

原标题:高瓴连投6轮,阿里重金加持:怪兽如何穿越共享充电宝死亡丛林?

导读:4月1日晚,怪兽充电以“EM”为证券代码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共享充电宝上市第一股。

4月1日晚,怪兽充电以“EM”为证券代码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公司发行价为8.5美元/ADS,首次发行1750万股ADS。

怪兽充电成立于2017年,是国内共享充电宝“一兽三电”市场格局中最晚起步的一家。如今公司却后来居上,成为共享充电宝上市第一股。从市场格局来看,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共享充电行业第一,成为中国最大的共享充电运营商。

据了解,在怪兽充电的本次IPO中,高瓴资本、Aspex Management (HK) Ltd.和小米科技作为基石投资者,合计意向认购1.1亿美元。高盛、花旗、华兴、中银国际共同担任承销商。

基石投资者中,高瓴从天使轮开始连续六轮持续加码,一路陪伴怪兽充电走到IPO。小米科技也投资支持怪兽充电的成长,并以其产业生态链优势对怪兽充电给予支持,协助打造了具有竞争力的供应链体系。

IPO前,高瓴和小米科技已分别持有怪兽充电11.7%和7.5%的股份,位列第二和第五大机构股东。另外,阿里以16.5%的持股,成为怪兽充电的第一大机构股东。

高瓴、顺为等机构连续多轮投资支持

公开数据显示,怪兽充电在上市前共进行了六轮投资。2017年4月,怪兽充电获得小米、高瓴、顺为等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同年7月和11月公司完成A轮和B轮融资,金额均达到数亿元。

2018年12月,怪兽充电获得3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一年后的2019年12月,怪兽充电获得来自软银亚洲、中银国际、高盛、云九、高瓴、干嘉伟等的5亿元C轮融资。公司最近一轮融资是今年初完成的D轮融资,由阿里、CMC领投,凯雷(CGI)、高瓴、软银亚洲跟投,融资金额超过2亿美元,创下了共享充电领域单笔融资纪录。

在D轮融资后,阿里以16.5%的持股,成为怪兽充电的第一大机构股东。连投六轮的高瓴持有怪兽充电11.7%的股份,位列公司第二大机构股东。据悉,怪兽充电也是目前已披露的唯一一个被高瓴“全周期”支持的项目。

高瓴与怪兽充电的最早接触是在2017年4月下旬,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第一次见到怪兽充电创始团队,5月份高瓴就对怪兽充电做出了投资。肖永强评价称,对创始人Mars(蔡光渊)的第一印象是非常聪明,做产品、带团队都有很好的经验,学习能力特别强,“属于人群中自带光芒的人”。

此后,高瓴对怪兽充电连续做了多轮投资。尤其是2018年市场整体对行业悲观时,高瓴依然做了一轮内部轮领投,让怪兽成为当时全行业唯一拿到钱的公司。除了关键轮次的投资支持,高瓴在2018年还介绍了美团前COO阿甘(干嘉伟)给公司。后者作为个人投资方,亦参与到怪兽充电的融资中。

对于此次怪兽充电的上市,肖永强表示:怪兽充电是一家深具活力的公司,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它,就是非常energetic,它始终致力于用优质的服务给用户带来源源不断的能量。与此同时,在ESG方面,以怪兽充电为代表的共享充电宝的普及,大幅降低了个人充电宝闲置造成的浪费,在切实提高资源利用率的同时,也有助于整个社会碳减排。

“作为坚定支持创新的投资机构,高瓴从天使轮开始,连续6轮投资,在IPO阶段也持续加码,长期陪伴怪兽充电成长。IPO是新的征程,我们非常期待在Mars带领下,怪兽充电能够始终保持创新、友好,长期为用户创造价值。”肖永强说。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顺为资本连续五轮投资怪兽充电,以8.8%的持股成为怪兽充电的第三大机构股东。对于怪兽充电的上市,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表示,顺为资本很荣幸能够与创始团队携手同行,协同小米公司等股东,从天使轮参与公司的成长,并提供多维度的支持怪兽充电的发展。

“我们通过人才网络、行业经验、资本以及资源的助力,在供应链、产品、人才以及运营等各个方面协助怪兽充电团队推进业务发展。上市只是一个全新的起点,本次的IPO也能够给予怪兽充电在品牌以及资金方面的极大助力。”他说。

2020年营收同比增长38.9%并已实现盈利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从市场格局看,2020年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共享充电行业第一,成为中国最大的共享充电运营商。同时,截至2020年底,怪兽充电已经构建了包含超过66.4万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共投放了500多万个可借充电宝,并且累计注册用户达2.19亿,较2019年底增加了7000万左右。

作为后来者的怪兽充电,是如何在“一兽三电”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怪兽充电早期投资方蓝驰创投的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对于共享充电宝的运营来说,POI数量和可用充电宝数量是衡量业务扩张和覆盖的两个重要指标。

怪兽充电团队很清楚,自己要做到后来居上就一定要把单位经济模型做到最优。团队始终强调:要精准地找到那些高频、确实有人用的、账算得过来的点位,每个点位(POI)都要确保贡献真实收入,还要做客群关系维护和精细化运营。相较之下,其他充电宝项目在当时将更多资源和精力投入到扩张、布点上。看似高举高打,但实则有些盲目。有公司布了很多点,但实际收入和固定成本之间并算不过来账。

目前从整体业绩来看,怪兽充电处于高速成长期并已实现盈利。公司招股书显示,其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0.22亿元人民币、28.09亿元人民币,营收同比增长38.9%。此外,怪兽充电在快速扩张的同时实现了盈利。2019年,怪兽充电的净利润为1.666亿元人民币,净利率为8.2%。2020年,怪兽充电取得了7540万元人民币(1160万美元)的净利润,净利率为2.7%。

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66亿元和1.126亿元(1730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下半年,怪兽充电收入达18.5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non-GAAP净利润2.0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实现了疫情影响下的逆势翻盘。

其实在“一兽三电”的竞争之外,当前共享充电宝行业仍面临着来自美团的竞争。美团在商户资源和渠道运营上具有天然优势,根据美团2020年Q3季度财报,美团活跃商户数650万,年度交易用户数达4.8亿创下新高。而充电宝消费场景中,50%的来源于餐饮、30%来自于休闲娱乐。美团的入局,一度让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竞争格局变得更加激烈。

对此,朱天宇认为,目前,真正对怪兽充电造成过挑战的是疫情使利润受影响,而不是巨头入场。至于与巨头的竞争,现在看来其实已经是一种“不战而退”。因为,站在巨头的角度也要考虑轻重缓急。虽然想做的业务很多,战略思考都想到了;但资源不是无限的,即便巨头也必须将资源集中到优先级更高的业务中。现阶段,美团优先级最高的业务显然不是共享充电。

而对于怪兽充电来说,目前已构建了生活消费、休闲娱乐、医疗服务、交通出行等生活场景下的共享充电网络,它下一步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海量用户与商户共同构建的新消费网络,在物联网、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下,将帮助怪兽充电不断探索科技消费的新边界。怪兽充电内部孵化的新锐白酒品牌“开欢”已于今年初面世,目前已在线上线下同步发售。以开欢为例,不难窥探怪兽充电下一步的增长逻辑。借力共享充电业务的网络效应和渠道优势,实现其他品类的渠道复用,完成共享充电网络与消费网络的对接。

(作者:申俊涵 编辑:林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拜皇宫体育_迪拜皇宫体育官方网站_迪拜皇宫体育官方app » 高瓴连投6轮,阿里重金加持:怪兽如何穿越共享充电宝死亡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