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广发宏观张静静:RCEP落地 全球贸易共振、助推强资本开支周期

来源:静观金融

【广发宏观张静静】RCEP落地,全球贸易共振、助推强资本开支周期

报告摘要

疫情暴发似乎触发了一种“不破不立”的力量,今年区域贸易谈判重现加速迹象,RCEP为重要成果。2009年后区域贸易协定落地数量逐年下降,加上过去10年全球呈现出“生产端持续扩张、消费端停滞不前”的格局,因此存量博弈下的逆全球化声音甚嚣尘上。但疫情暴发后双边及多边贸易谈判加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当属其中最重要成果。

RCEP成员国在全球经济占比近三成,为目前经济体量最大的已落地自贸协定。目前全球包括洲内及跨洲两种自贸圈。洲内自贸合作模式包括北美区域、欧洲区域和亚太区域,目前北美自贸区(USMCA),欧盟(EU)和中国-东盟自贸区(CAFTA)等。跨洲自贸合作模式包括环太平洋伙伴关(CP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尚未达成)、国际服务贸易协定(TISA)、欧日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刚刚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RCEP包括东盟10国以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等5个非东盟成员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近三成,超越USMCA及欧日自贸协定成为目前已达成的自贸协议中经济体量最大的。

中日韩的技术优势、东盟国家的劳动力优势以及澳新的自然资源优势将令区域内形成更加深入的捆绑式合作。协定落地后成员国间的平均关税将逐渐接近0。此外,缩小成员发展差距、给予低发展国家技术支持也是成员国间的合作宗旨。中日韩的技术优势、东盟国家的劳动力优势、澳新两国的自然资源优势乃至新加坡等国的贸易港优势将令成员国均能受益并形成更加深入的捆绑式合作。

RCEP签署将具有较强的示范效应,或令TPP及TTIP加速谈判。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不仅对其贸易伙伴屡次税、并在上任初期就退出了由前任总统奥巴马推动的TPP,过去几年TTIP磋商也未现进展。RCEP区域内的互补性或令成员国与其他各国的合作意愿有所下降,这也将对美国新政府形成触动。假若拜登担任第46任美国总统,回归奥巴马执政框架、重返TPP及TTIP谈判可能成为其任期内关键的对外政策之一。

区域内分工明确,疫情过后全球开启强资本开支周期逻辑更清晰。我们在4月16日的报告《穿越疫情系列(一):疫情过后全球或迎来一轮强资本开支周期》中首次提出,疫情冲击过后,全球将进入二战后第四轮产业转移的下半场,应对一轮强资本开支周期。疫情暴发以来越南国内投资提速表明产业转移有所提速,RCEP落地将进一步加速区域内经贸活跃度并推动全球进入强资本开支阶段。

RCEP落地降低了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疫情受损、RCEP区域贸易相关以及强资本开支受益资产将是未来半年全球资本市场中的α。

正文

疫情暴发似乎触发了一种“不破不立”的力量,今年区域贸易谈判重现加速迹象,RCEP为重要成果。

由世贸组织(WTO)公布的每年新落地区域贸易协定(RegionalTrade Agreements,RTA)数量可知,90年代至金融危机前为全球区域贸易乃至全球贸易的加速期,但2009年后RTA数量逐年下降。加上过去10年全球呈现出“生产端持续扩张、消费端停滞不前”的格局,因此存量博弈下的逆全球化声音甚嚣尘上。但是疫情暴发似乎触发了一种“不破不立”的力量,不但让欧盟于7月20日达成了过去20年讨论未果的统一财政,也令双边及多边贸易谈判加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当属今年贸易谈判中最重要的成果。

RCEP成员国在全球经济占比近三成,为目前经济体量最大的已落地自贸协定。

目前全球包括洲内及跨洲两种自贸圈。自由贸易协定及在此基础上建立的自由贸易区是区域一体化的重要载体。这种区域性安排不仅包括货物贸易自由化,还涉及服务贸易、资本流动、知识产权保护、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等更多领域的相互承诺。目前全球范围内的自贸区一般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洲内合作模式,包括北美区域、欧洲区域和亚太区域[1],目前北美自贸区(USMCA),欧盟(EU)和中国-东盟自贸区(CAFTA)为全球最大的三个洲内贸易协定圈,合计占全球GDP比重约65%。第二种为跨洲合作模式,包括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Partnership,CP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Partnership,TTIP,尚未达成)、国际服务贸易协定(Trade in Service Agreement,TISA)[2]、欧日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5日签署的RCEP等重要成果。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近三成,中日韩的技术优势、东盟国家的劳动力优势以及澳新的自然资源优势将令区域内形成更加深入的捆绑式合作。RCEP成员国包括东盟10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缅甸、柬埔寨、老挝及文莱)以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等5个非东盟成员国。由此,RCEP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高达29.22%(2018年数据),超越USMCA及欧日自贸协定成为目前已达成的自贸协议中经济体量最大的。根据2018年世界银行数据,RCEP签署前成员国贸易加权平均关税为3.07%。RCEP规定成员国之间 90%的货物贸易将实现零关税且最终目标是逐步消除所有货物贸易之关税,因此协定落地后成员国间的平均关税将逐渐接近0。此外,缩小成员发展差距、给予低发展国家技术支持也是成员国间的合作宗旨。我们预计中日韩的技术优势、东盟国家的劳动力优势、澳新两国的自然资源优势乃至新加坡等国的贸易港优势将令成员国均能受益并形成更加深入的捆绑式合作。

RCEP签署将具有较强的示范效应,或令TPP及TTIP加速谈判。

RCEP迅速落地或为疫情暴发的产物。疫情暴发以来“抱团取暖”和降低经济成本的诉求下,全球多数主要经济体都推动了易于实践的贸易协定。早在2011年就由东盟10国提出的RCEP,在经历多年谈判且于2019年11月遭遇印度退出波折的背景下在今年加速落地大概率也是疫情导致各国财政压力及经济压力上升的产物。根据我们的粗略统计包括RCEP在内今年全球已签署的自贸协定多达7个、已生效自贸协定1个、完成谈判自贸协定2个,其余仍在谈判中的自贸协定还有13个。

民主党总统上台后美国或重回TPP及TTIP等协议谈判。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不仅对中国、欧盟及其他贸易伙伴屡次进口商品关税、并在2017年上任初期就退出了由前任总统奥巴马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Partnership Agreement,TPP),过去几年美欧的TTIP磋商也未现进展。RCEP区域内的互补性或令成员国与其他各国的合作意愿有所下降,这也将对美国新政府形成触动。假若拜登担任第46任美国总统,回归奥巴马执政框架、重返TPP及TTIP谈判可能成为其任期内关键的对外政策之一。

区域内分工明确,疫情过后全球开启强资本开支周期逻辑更清晰。

4月我们首次提出疫情过后全球进入第四轮产业转移下半场。我们在4月16日的报告《穿越疫情系列(一):疫情过后全球或迎来一轮强资本开支周期》中指出,二战后全球已经经历了三轮产业转移。50-60年代美国中低端产业向德国及日本等国转移;上世纪70-80年代日德中低端产业向亚洲四小龙和亚洲四小虎转移;上世纪90年代至2010年全球中低端产业向中国大陆转移。金融危机后全球正在发生第四轮产业转移,也即:中国大陆中低端产业向东盟6国(越南、缅甸、柬埔寨、老挝、菲律宾和印尼)等经济体转移,同时中国大陆承接全球中高端产业。每轮产业转移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各10年。上半场对应弱资本开支周期,下半场对应强资本开支周期。疫情冲击过后,全球将进入二战后第四轮产业转移的下半场,应对一轮强资本开支周期。

疫情令越南国内投资提速,RCEP落地将加速区域内经贸活跃度并推动全球进入强资本开支阶段。疫情暴发以来,全球多数经济体陷入经济衰退、政府杠杆率攀升的泥潭、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大幅下滑,但越南国内投资却逆势攀升。2020年1-10月美元计价的越南国内投资增速均值高达32.2%,2012-2019年均值仅为5.5%,可见疫情暴发加速了人力成本优势区域对于外资的吸引。我们认为RCEP落地意味着区域内经贸活跃度将受提振、对外资金吸引力将进一步提升、东盟6国投资亦将提速,叠加疫情暴发以来全球地产销售热,未来几年全球将进入强资本开支阶段。

RCEP落地降低了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疫情受损、RCEP区域贸易相关以及强资本开支受益资产将是未来半年全球资本市场中的α。

未来半年疫苗问世(预期)降低了货币政策加码可能,市场风格或暂时切换。疫情对全球经济形成史无前例的冲击之余也令美联储等央行采取了历史上力度最猛的宽货币政策。在此背景下,金融属性较强、受供给约束或者受益于疫情本身的资产(如铜、科技股甚至黄金等)大涨并跑赢其他资产,而受需求拖累的原油、顺周期资产则跑输。11月9日辉瑞宣布其新冠疫苗有效性高达90%[3]后的两个交易日美债曲线呈现进一步陡峭化特征,尽管随后又逐渐回到月初水平,但依然说明疫苗问世、疫情约束解除将近,经济复苏前景逐步明朗且货币政策已经难以进一步加码。该转变有望令市场风格暂时切换,高估值资产将受约束、顺周期逻辑更为明确。

此外,RCEP落地降低了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受益于区域内贸易渗透的领域、行业甚至标的或将受关注。

再者,RCEP落地及地产投资加速等因素共振下的强资本开支启动将令大宗商品、顺周期资产更有优势。

[1]这里暂时将大洋洲部分国家与亚洲国家放在一起,便于归类。此外,考虑到拉美、非洲地区占全球经济比重较小,其区域合作暂不作讨论。

[2] TISA:20个以上的WTO成员国(包括欧盟)进行,其中包括下面国家或地区: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欧盟、香港、冰岛、以色列、日本、列支敦士登、韩国、墨西哥、新西兰、挪威、巴基斯坦、巴拿马、巴拉圭、秘鲁、瑞士、美国、土耳其。

风险提示

(一)全球疫情超预期

(二)全球经贸结构超预期

(三)RCEP落地后对成员国及全球经济的影响不及预期

(四)美国大选结果超预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拜皇宫体育_迪拜皇宫体育官方网站_迪拜皇宫体育官方app » 广发宏观张静静:RCEP落地 全球贸易共振、助推强资本开支周期